124双方代价

江清浅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经典小说网 www.jdxsw.cc,最快更新哑夫种田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你们马上给我滚出这个地方!”

    清欢怒视着王爷和杨越,“我不知道你们父子想耍什么阴谋,但现在你们也看见,落雁不愿意离开我大哥!一个御史扳不倒你们,我们还可以上京告御状,如果你们够狠够毒,就把我们全部都杀掉,否则只要还有一口气在,承阳王府别指望可以得到安宁!”

    他的说话掷地有声,盛载着满满的怒意。

    有力一直站在旁边,也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他失望地看着杨越,“少东主,你跟王爷真的要这样对待落雁吗?”

    落雁是他的妹妹,他虽然人微言轻,但是如果她不愿意改嫁,他身为兄长一定都会维护她。承阳王府纵使再有权势,但也不能违背人心,逼迫一个柔弱的女子,在婚事上含冤受屈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杨越摇着头看向了王爷,“落雁不愿意,她是真的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今夜之前在王府里面,落雁已经对他表明过心迹,他即使强行要到她的人但都要不来她的心,她嫁给了归靡便是死心塌地。如果真的要悔,只能是怨他自己当初没有好好地把握,把送到面前的大好机会白白地放走。

    “杨越,你想放弃吗?”

    王爷的目光越发阴沉,他转过头看着落雁,而她还一直伏在归靡的肩头上面流着眼泪。“落雁,替谢楠恢复将军封号的机会只有一次,要不要接受只在你的一念之间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会接受,我们也不会接受!”

    归靡勒紧了落雁的腰身,而清欢已经在旁边代替他开口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兄弟已经越来越默契,归靡不会放手让落雁离开,他自然也明白他的决心。用一个柔弱女子交换而来的荣耀,就算是他们的父亲在泉下也会被气得跳起来,他和归靡决不可能接受这样的屈辱。

    “光凭你们根本就动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王爷的神色很平静,对清欢的怒火恍若不见,几十年的官海浮沉,他对自己还是非常有信心。不过是一桩十七年前的旧事,当事人谢楠都早已经化作了骨灰,归靡和清欢如果认为当朝的天子,会为了一个再没有利用价值的死人而动他就实在是太可笑。

    谋权者看重的不是公正、公义,而是谁可以帮他把江山坐得更稳、更牢固。

    或许当初在谢楠战死沙场之时,归靡和清欢做今日的一切,朝中还有谢楠的同袍站出来替他说话,皇帝碍于压力下令进行查究。可惜他们当时尚是年少,事隔多年之后还有谁会记得一个败兵之将?

    “王爷的命很值钱,但我的命却可以不值钱。”

    清欢把王爷的轻视都看在眼里,他突然之间动了起来向着他扑过去,桌上的茶碗被敲破,他扣住了王爷的喉咙把碎片按在了他的脖颈之上。血丝顺着碎片的边缘渗出,杨越脸色煞白,惊呼着开口却被他用凌厉的眼神逼退。

    “杨越,你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“清欢,不可以伤害王爷,你不要乱来!”

    清欢冷笑着扫视着屋里的众人,以及闻声赶到了门外的王府侍卫。“既然走正途动不了你,那么一命抵一命我也不吃亏。我今天也没有打算再走出这间客栈,就当作是为谢家尽了这份心意,即使下到九泉之中,也对得起我的爹娘!”

    杨越的脸色苍白如纸,他知道清欢是动了真气。

    他不亏是将门之后,性情竟然是如此刚烈,王爷的性命被捏紧在他的手中,只要把茶碗的碎片割下去,他的颈脉立即就会鲜血喷涌神仙也难救。

    “杨越,我们徐家的人,从来就不会服软。”

    颈部渗出了血丝,但是承阳王爷的神情依然平静。他的一生自负,从来不曾向谁低头。谢楠以及杨越的娘亲,都早已经归于尘土,只有他像是祸害一样还留在了世上。就算今日走不出这间客栈,也最多就是与他们在泉下相见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杨越的脸色仍然没有恢复,但是眼神却变得锐利起来。

    落雁掩口惊呼,杨越素来都是性情温和的人,他的眸光每每让她联想到午夜的寒潭,但是那股幽深变作刀剑般锋利,他心里在想什么?

    瓷碗敲在桌子的边缘,四分五裂碎开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杨越执住了一块茶碗的碎片,在自己的手臂上面重重地划过。“清欢,如果你一定要有人以命相偿,就用我的性命来抵。”

    他的这一下划得非常重,殷红的血迹一下子就染湿了月白的外袍。

    清欢错愕地看着他,而杨越只是扬起了唇角,他们谢家有归靡和清欢这样的后人,先祖可以泉下含笑,希望他也没有令他们徐家的先人蒙羞。

    “少东主!”

    落雁挣开归靡扑了过去,用力地按住了杨越的手腕。

    他的这一记只是为了向清欢表明决心,假若她不阻拦,他下一个划破的地方一定就是手腕的血脉!

    “落雁,感激你在这样的关头,仍然会关心我。”

    杨越的眼中露出欣慰之色,纵使落雁不肯离开归靡答应留在他的身边,但她在心里面始终还是把他当作了重要的人,她能够做到这一点,已经可以让他无憾。

    “杨越,住手!”

    王爷沉声地喝止,杨越突然之间选择自残,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他用震惊的目光一直注看着他。八岁他就把杨越送出了王府,此后父子之间几乎不曾有过单独的相处,但纵使是这样他都没有怨怪过他,仍然在心里把他视作父亲,甚至在这样的时刻愿意以身相代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一定要有人死去才可以了结?”

    落雁的手心被杨越的血迹染红,她突然之间冲着王爷和清欢,双膝跪在了地下。“王爷、清欢哥,求求你们不要再这样下去。只要退一步就可以海阔天空,将军和秋叶姑姑即使在泉下,也一定能够安息的。”

    她声泪俱下地向着他们跪拜,“我求你们,诚心的求你们,不要再这样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被伤透了心的哭声,在屋子里面回响。

    归靡举步走近清欢,伸出手按住他拿着茶碗碎片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清欢的目光闪烁,归靡眼神坚定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把清欢手中的茶碗碎片拿走,而清欢只是一直看着他却没有再反抗。王爷恢复了自由,而杨越立即大步走到了他的身边。落雁捂住脸仍然跪跌在地上,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,归靡再一次没有让她失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