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:绝地逢生

十四夜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经典小说网 www.jdxsw.cc,最快更新归离·华丽终结最新章节!

    风雪凄厉,饿狼群啸,方圆十里如同鬼域。烈风骑旧部虽然出身南楚之地,但多年来随皇非征战北域,对这雪原之地甚是了解,皆知狼群残忍凶恶,一旦发现猎物便群起而攻之,纵使大队兵马与之遭遇也是极大的凶险。不待皇非吩咐,方飞白已疾声下令,“约束马匹,点燃火把驱狼!”

    烈风骑防守圈缩小,先将马匹围住。战士们手中火光亮起,手持兵刃后退,阵列井然有序,丝毫不见慌乱。就这片刻,近百匹恶狼已趋近眼前,见到火光颇是畏惧,只在外围不断打转,盘旋嗥叫,一时不敢攻击。召玉尚是第一次来到北域,眼见恶狼越聚越多,火圈外四面八方尽是森森白牙,狼群垂涎怒号,端的令人心惊胆寒,正取了兵刃在手,忽听皇非低喝道:“留心坐骑!”

    这时召玉身边战马为狼啸所惊,突然扬蹄猛冲,阵中战马一阵大乱,当前几匹挣脱束缚,向前狂奔而去。狼群中狂啸大作,几匹战马速度虽快,冲出片刻便被围住,惨嘶之声顿时充塞夜空。马儿在尖齿利爪间翻滚奔跃血肉横飞,瞬间便被恶狼撕成碎片,吃得干干净净。群狼受血气所激,凶性大发,齐声厉嚎,向着火圈之内扑来。

    烈风骑阵中兵刃交错,利光疾闪,挡住狼群攻势,将皇非、子娆、召玉三人,以及所有马匹护在当中。恶狼扑将上来,不断被刀枪斩杀,或是一刀两断,或是利刃入腹,尸身不待落地便遭群噬,血腥之气充斥荒原,更引得群狼狂暴不已。召玉的兵刃乃是一双短剑,其中一柄抵在子娆后心,眼睛却不离圈外,暗自警惕。皇非静立在旁,火光之下面如止水,不惊不怒,始终未因狼群凶恶而有丝毫动容。

    子娆身处烈风骑阵中,虽不虞恶狼攻击,但见这血腥残杀的局面也暗自心惊。这时候右方火光突然一暗,风雪袭卷,几支火把骤然熄灭,狼群一见有机可乘,齐向缺口扑来。两侧战士双剑送出,数匹恶狼哀嚎毙命,为同伴分尸而噬,却另有几匹趁机蹿起,越过防守向着圈中扑入。群狼张牙舞爪,随即狂涌上前。

    召玉娇叱一声,短剑反手向上斩去,半空中恶狼偏头避让,被一剑斩断前腿,却仍旧扑了下来。召玉顺势挥剑,直透狼腹,将其摔出圈外,惊魂未定,只觉脑后生风,急忙俯身低头,两匹恶狼自头顶蹿过,反身扑了上来。蹿入火圈的一匹恶狼被召玉杀死,另外两匹却被皇非拂手打得脑浆迸裂,腾空跌出。其后二狼纵身扑至,一者袭向召玉,一者却向穴道被封的子娆张口咬落。

    皇非眼神微寒,闪身挡在子娆面前,偏头避开恶狼利爪,挥掌劈下。那恶狼厉声哀嚎,皇非伸手抓住它头颈,听声辨位,向着身后多出的一匹恶狼猛扫过去。二狼滚作一团,狂叫撕咬,皇非原待拔剑斩杀,不料稍提内力,丹田中忽觉剧痛如绞,身子一晃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二狼闻到血气,松开对方,先后跃起来袭。皇非手中赤芒电闪,当先那狼身首异处,跌毙圈外,但如此一来,经脉中真气立时乱冲,第二剑竟难以施出,后面那匹恶狼直扑肩头。召玉侧头看见,不由大惊失色,“君上小心!”待要回身相救已是不及。方飞白等应付狼群围攻,能够保持阵形已经艰难万分,同样无暇顾及圈中险况。眼见利齿森然扑面,皇非身子一偏,右手剑尖忽然自左肩斜出,那恶狼凌空扑下,被血鸾剑自颈至腹开膛破肚,当即厉嚎毙命。皇非虽以精妙剑法斩杀恶狼,但体内真气紊乱,如坠刀窟,血鸾剑猛地撑在地上,身子向前跪去。

    召玉刺死恶狼,扑到近前将他扶住,叫道:“君上,你怎样了?”借着火光,只见皇非牙关紧咬,脸色苍白若死,却又隐隐透出黑气,显然内息岔乱,因此难再压制毒性。原野上风雪渐急,凛冽呼啸,又有火把连续熄灭,难以为继,狼群不断寻隙扑上前来。烈风骑战士战圈缩小,奋力抵挡,情况顿时危急。召玉一手扶着皇非,只余单手持剑,想着倘若再有恶狼冲入火圈,抵挡起来必定吃力,心中难免暗自焦急,忽听子娆说道:“解开我的穴道,否则大家一起死在这里,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召玉微一犹豫,看向皇非,见他并未反对,便伸手去解子娆穴道,却发现她紫宫、云门二穴被真气封锁,普通手法竟然无法奏效。皇非扶着召玉强提内息,慢慢并指点出,子娆穴道终于解开,弯眸一笑,倏地飘向他面前,双唇蜻蜓点水一般与他呼吸一触。随她气息轻吐,一股似花非花的幽香伴着柔软的发丝,化作缕缕柔媚直沁五脏六腑,皇非身子微颤,口中突然喷出血来。召玉见状大惊,厉声喝道: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子娆轻笑道:“我替他解毒,你看不到吗?”战圈中火光一闪,召玉这才看清皇非吐出的乃是数口黑血,再看他脸色,已不似刚刚那般骇人,顿时松了一口气。子娆见她面露歉意,复又一笑,道:“莫要急着谢我,我解了他曼陀罗的毒,却又要他服了青莲子,不过毒性相互克制,一时无碍罢了。若非如此,前面几种毒性发作起来,立时便要了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召玉不由得大怒,“你好狠毒的手段,快将解药拿来!”子娆却不理会她,袖袂一转,身子飘然掠起。她纵身时纤指变化,点点光亮随袖飞出,迎风冲向晦暗的雪夜,群狼包围中忽然出现无数金色的蝶光,翩跹疾舞,流焰雨落。恶狼怕火乃是天性,纷纷向后躲避,却又不甘心放弃到了嘴边的猎物,聚在圈外徘徊低嚎,不断试图靠近。

    子娆施展焰蝶之术,将战阵四方护住。风雪虽急却亦不灭不熄,烈风骑压力顿时减轻,但风中焰蝶全靠真气维持,如此却也支撑不了多久。子娆阻得狼群退却,同时下令,“所有人结阵向西,到对面树林中取火。”焰光蝶舞,灿烁如织,映她清姿魅颜宛若天人,一言既出竟是令人无法抗拒。西边不远处生有一片高低起伏的灌木丛林,背靠冰峰,占地颇大,方飞白当即传下命令,众人护持马匹,向丛林方向退去。

    狼群畏惧蝶焰,一时不敢扑击,亦步亦趋跟随而至,仍将众人围在当中。烈风骑战士背靠山岩,迅速以枯枝架起火堆,连作半月形防御。方飞白将战士分作几批,分别守卫火堆,看护马匹,收集干柴,若有恶狼大胆攻击,便以枪矛当即格杀。各处布置严密得当,犹如沙场对阵,攻守有序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狼群虽将他们团团围住,却只能隔火垂涎,暂时不能造成威胁。子娆方才消耗了不少内力,收了焰蝶之术后,便在一旁独自调息。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,忽闻群狼齐声长啸,千里荒原风雪凄厉,一阵阵狼嚎中仿佛带着无尽凶残、邪恶之意,听得人人毛骨悚然,众人虽无不是身经百战的悍勇之士,却也皆尽闻声心惊。

    皇非在火光深处合目调息,却对狼嚎充耳不闻。召玉一直护卫在旁,见他情况并不好转,眼中尽是担忧之色。方飞白命战士取了随身携带的干粮清水出来,轮流休息补充体力,略一犹豫,亲自取了饮食奉至子娆面前,欠身道:“公主。”

    子娆睁开眼睛,看了看他,道:“你不必来求我,我不是不肯替他解毒,的确是需要几味药物才能奏效,我身边不曾带得。不过以他的武功,将毒逼出体外也并非难事,只是多费些时间罢了。”

    方飞白不愿将皇非内力异样的情况说出,只道:“只怕耽搁得久了,便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子娆道:“除非你有法子驱逐狼群,我们回到合璧城,才能调制解药,否则我也无法可施。”

    方飞白皱眉道:“这荒原上的狼群十分难缠,一旦盯上人畜,连续追踪几日几夜也是寻常,就连虎豹之类遇上它们也往往难以幸免。现在只盼有其他兽群经过,能够引开它们,那我们便可以趁机冲杀出去。”

    子娆抬头望向飞雪隐隐的天空,淡淡道:“这时候哪里来的兽群?”

    方飞白也知这希望极其渺茫,值此严冬之际,荒原鸟兽无踪,唯有成千上万的恶狼盘旋在侧,饥饿难耐,两人一时皆无话说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一夜,烈风骑与狼群隔火对峙,战士们先后击杀了数十只扑进火圈的饿狼。圈外残肢遗骸,鲜血满地,景况甚是骇人。待到天亮,狼群仍旧不散,反而越聚越多,幸好此处树丛颇为茂密,众人不断取柴点火,保持火圈旺盛,倒也能够阻挡狼群。

    子娆眼见狼群纠缠不去,心中略觉不耐,又想即便摆脱狼群,皇非也定然不会放过自己,最终仍旧难以脱身,目光无意中落向聚集在火圈近侧的战马,想起方飞白昨夜提到若有走兽引开狼群,便可趁机突围,心念转处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召玉一直十分注意子娆,见她徐步向战马走去,上前几步,目露警惕。子娆见除了召玉之外,另有四名烈风骑战士亦紧跟自己,想必是得了方飞白命令,防她有所异动。子娆暗中冷笑,假意抚慰躁动的马儿,留心狼群动静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天色已然大亮,一阵疾风席卷雪原,数处火堆被风吹袭,势头顿时减弱。狼群见是机会,自几处缺口同时扑上。烈风骑战士长枪齐出,一边抵挡恶狼,一边添柴护火,负责看守战马之人亦出手驱狼,无暇顾及其他。子娆见机行事,抚在马颈上的手掌暗中透出内力,那战马吃痛长嘶,惊得马群放声齐鸣。子娆闪身躲过一匹迎头扑下的恶狼,双袖同时向侧拂出,马群受惊之下顿时扬蹄狂奔。

    恶狼向着身后战士扑落,子娆却娇笑一声飞身上马,便往火圈之外冲去,忽然有人厉喝道:“你做什么?”一道寒气直逼背心,却是召玉提剑刺来。子娆俯身避开短剑,云袖向后轻扬,笑道:“你若想要解药,不如跟我来好了。”召玉身在半空,一股幽风扑面,跟着腰间一紧,竟被她飞袖缠住。此时群狼见火圈中有人马冲出,一起疯狂扑袭,火圈中战士亦同时示警。原来恶狼狡诈,趁人不备绕开丛林边缘偷袭,已有十余匹跳入圈中,方飞白等来不及阻止子娆,纷纷拔剑抵挡。

    子娆策马冲出丈余,回头见火中人狼厮杀惨烈,忽然间心生警兆,扬声清笑,将召玉向后送出,“夫君是要追我呢,还是要救你的小美人?”召玉越过奔马直向狼群之中落去,她被缚时穴道受封,子娆虽然随手替她解开,但一时气血不畅,如何抵挡恶狼?方飞白等人相距稍远,相救已是不及,四面八方白牙森森,群狼扑将上来。召玉情急生智,落下时奋力旋身,足尖在一匹恶狼头顶一点,身子向侧掠出,却不料两面数匹恶狼纵身扑上,眼见难以闪避。

    当此千钧一发之际,狼群中赤芒骤盛,哀嚎声起,一袭白影倏然出现。剑光溅血夺目,狼群像是遇见烈火般仓皇后避。召玉连退两步被人拽入臂弯,只见四面狼尸遍地,群兽撕斗争食鲜血四溅,双足一软,险些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此时子娆纵马而去,早已追之不及。皇非将召玉护在怀中,并不浪费体力,提气纵身越过狼群与烈风骑会合,下落时力透双足,两只恶狼脑浆迸裂,顿时死于非命。狼群中少数追逐战马而去,余下大部分涌上前来围攻他们。召玉心魂稍定,取出护身短剑连杀数匹恶狼,可狼群密密麻麻,哪里杀得干净,当即挥剑护身,拾起一段尚在燃烧的枯枝,向着快要熄灭的火圈冲去。

    恶狼见火生畏,纷纷闪避,却有一匹巨狼分外凶残,当头向她扑来。召玉一剑刺出,巨狼人立而起,避开剑锋,张口便咬。召玉手中火把径直插入狼口,用力前送,巨狼狂嚎痛蹿,滚入狼群之中。召玉却亦失了火把,想要再行取火,臂上腿上反而先后受伤,正自焦躁,眼前寒光疾闪,血鸾剑替她挡住狼群,有人低声喝道:“放心取火!”

    那声音带着惯有的凌厉与果断,召玉一眼见那冷静的侧颜,心中突然不再惧怕,只觉如果今日终究无法逃出此地,那么最终能够和他一起,那便很好。她不由微微一笑,短剑连下杀招,跟着向侧一滚冲入狼群,只听头顶上鬼哭狼嚎,鲜血伴随赤芒溅落,两支火把入手,当空一扫,驱退狼群。

    召玉拼命抢得火把,在皇非护持之下,连续点燃数堆火焰。烈风骑重新向之前扎营的地方退去,狼群步步紧逼,双方厮杀甚烈,不少战士满身是血,显然受伤不轻,情势越发变得凶险。就在这时,原野上忽然响起一阵奇异的啸声,声音由远及近,逐渐清晰,群狼仿佛遇到什么畏惧的事物,竟然纷纷放弃对烈风骑的攻击,向着两侧逃去。

    那异啸之中跟着飘出阵阵短促的清音,闻之如风动玉帘,听之若雨溅冰潭,似笛似箫,轻灵跳动,成百上千的恶狼不断低声咆哮,却无一匹胆敢上前。烈风骑众人皆尽惊奇,只见残暴的狼群中分出道路,一个红衣少女的身影隐约出现在白茫茫的荒原之上。

    那少女衣袂如火,面若桃花,一双杏眸精灵俏皮,顾盼生姿,晨曦之中说不出的娇美动人。她坐在一只雪狮之上徐徐前行,乌黑的长发束了一双芙蓉金环,不时随着手中玉箫叮咚作响,肩头蹲着只通体雪白的小兽。那小兽不过巴掌大小,貂身狐尾,碧瞳若水,冷冷扫视狼群,忽而低声作啸。群狼闻声大惧,越发向后退避,那少女手持玉箫清声笑道:“喂!你们是什么人,为何被狼群困在这里?”这时候雪狮走近火圈,她看清众人装束,突然啊的一声,似乎惊讶至极,“你们……你们是烈风骑!”

    雪狮快步奔到近前,方飞白和召玉对视一眼,在这群狼环伺之中,除皇非之外所有人都放下兵刃,同时向着这少女跪拜下去,“烈风骑参见含夕公主!”

    子娆驱赶战马冲入狼群,战马在恶狼围攻之下四散逃命,先后被扑倒分食,绝难幸免,唯有子娆座下那匹在焰蝶的保护下冲出包围。子娆伏身马上,听得后方马嘶狼嚎,凄厉惨烈,不敢有丝毫停留,催马向南疾驰。部分恶狼紧追不舍,但数次被蝶焰吓退,这幸存的战马也算神骏,一路放蹄狂奔,很快将狼群甩脱不见。

    子娆纵马奔行半日,见烈风骑不曾追来,狼群亦无踪影,便寻了一处避风的山崖下马休息。谁知片刻之后,又闻狼嚎阵阵由远及近,身旁战马跳跃惊嘶,拼命拉扯缰绳,她不敢多作停留,即刻上马前行。如此一日之间,一人一马走走停停,每次不过多久便有狼群追上,始终难以摆脱。子娆避开合璧方向,在苍雪长岭中又行一日,战马跋涉劳顿,速度越来越慢,渐渐已不能将狼群远远甩开。

    待到黄昏时分,狼嚎复又听得清晰。子娆遥见雪中似有城池在望,催马近前,却是一座人烟绝迹的荒城。这数十年来,五族四国战火不断,诸方军队攻城略地交战频繁,每次大战之后城毁人亡者不计其数,即便是雄关通衢之地,这样的荒城也并不少见,何况此处边域雪原,更加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子娆听得狼嚎之声逐渐逼近,座下马儿精疲力竭,负人奔行已是勉强,于是翻身下马,扬手一鞭,放它独自逃命,至于最终能否免遭厄运,便也只能看它造化。

    放走马儿,子娆跃上残存的城头,环目四顾,只见城中废墟连片,焦木白骨随处可见,皆是曾遭大军践踏的痕迹。放眼十里之内,原有的屋舍楼阁早已坍塌废弃,唯有城东一座佛塔尚自保持完整,并未在战火之中焚毁。此时狼嚎之声又近了不少,子娆暗道一声阴魂不散,向那佛塔纵身掠去。

    待到塔下,夕阳近山,照得废城如染,残红似血。佛塔斜映余晖,其上雕刻的诸天神像栩栩如生,伴着塔林废墟,却是一片人间荒境,昔日繁华尽灭。子娆在残阳之下停步,不知为何,心里忽然又想起那人来。这些日子她常常想起他,在玉渊城中,在千军之前,想他的音容神情,他的喜怒哀乐,一日一日,无时无刻不在心头,但是,那感觉却从来没有像此时这般清晰,这一刻仿佛他就在身边,只要一个转身便能相见。

    子娆不由回首四顾,却只见风烟残壁,枯草连天,千里赤地,一片荒凉。面对如此景象,她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子昊的心情,这里每一座荒废的城池,每一具湮没的白骨,都是他肩头沉重的负担;他是雍朝的东帝,王族的宗主,世人的神明,但从来不是子昊,即便是在她面前,他也没有做回过真正的自己。他的责任与骄傲,她原以为懂得,却一直任情任性,但是这时她已不再是她,不管他是谁,她只想做那个他需要的子娆。

    就这片刻耽搁,狼啸声声已在城外,子娆微微皱眉,扬袖向佛塔门上拂去,突然间,一点刀光破门而出,出其不意直刺胸前。子娆冷喝道:“什么人!”云袖一挥,卷向刀光,昏暗中看不清晰,只见一道身影冲出佛塔,便像沾在她袖袂上一般旋身扑下,同时左侧亦有利刃袭至,角度精妙,快似轻电。子娆斜退一步,袖袂顺势疾扫,将那后来之人一招震退,跟着左手凌空虚按,施出冽冰之术,点点冷芒向空卷去。之前那人哎呀一声,迎面被冰晶扫中,跟着怪叫道:“美人公主,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子娆突然听这叫声,掌力略收,飞袖斜扫,那人身子抛出,一跤跌在佛塔之下,大声呼痛。后面那人退开半丈,倏又掠回近前,问道:“是九公主吗?”

    子娆凝目一看,竟是斛律遥衣,先前那被她拂袖扫出的却是金媒彦翎。斛律遥衣又惊又喜,向后叫道:“来的是九公主,不是宣军!”佛塔上下跃出数人,皆是冥衣楼部属,颜菁、易天抢至近前,见到子娆无不大喜。冽冰微芒之中沾有剧毒,彦翎身中数点,倒在地上抱头叫痛,子娆听得狼啸之声愈发趋近,随手提了他起来,道:“先上塔再说。”

    众人亦发觉恶狼身影,纷纷施展轻功跃上佛塔,待到三层便已无路可上,但他们身在此处,恶狼虽然凶恶,却也无法跃起伤人。彦翎被子娆提在手中,一边龇牙咧嘴一边说道:“哎哟,不好,美人公主你既然平安无事,夜玄殇那小子岂不是白白去找人麻烦了?”

    子娆尚不知他们如何脱出皇非所设的奇阵,亦不知夜玄殇的消息,低头问道:“夜玄殇怎样了,他身上的血蛊可解了吗?”

    彦翎道:“你先帮我解了这冰针上的毒再说,哎哟……胸口也痛,肚子也痛。”

    子娆凤眸微扬,突然将手一松,彦翎惨叫一声摔在塔中砖地上,肩头跟着被她按住,冰毒丝丝化入经脉,顿如千针攒体,彦翎大声叫道:“公主饶命,我说便是!”子娆手底微松,俯下身来,柔声笑问:“你要说什么?”彦翎苦着脸道:“他很好。”“嗯?”子娆轻挑眉梢。彦翎继续道:“吃得好,睡得好,心情看来也不错,没有个三五十年绝对死也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斛律遥衣在旁听着,扑哧一笑,说道:“你这小淫贼就是不老实,公主问你话,你不好好回答,偏要自找苦吃。”

    子娆问道:“他人呢,和你们一起到了北域吗?”

    彦翎道:“去合璧城了。”

    子娆蹙眉道:“他去合璧干什么?”

    彦翎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,什么亏都可以吃,绿帽子坚决不能戴。老婆若是被人拐了去,自然是要抢回来才行,而且越是漂亮的老婆越不能耽搁,否则大大不妙。”子娆一怔,跟着拂袖啐道:“小色鬼,油嘴滑舌!”

    彦翎被她一掌拍中,真气透体而入,钻行经脉,滚在地上呼痛不已。斛律遥衣见他满头大汗,甚是辛苦,不由担心道:“公主,他没事吧,要不要先给他解毒?”

    子娆睨了彦翎一眼,似笑非笑,扬袖转身,“痛得一会毒便解了,叫得越响,毒散得越快,我这法子专治油嘴滑舌的小色鬼,百试不爽。”众人皆是忍俊不禁,彦翎痛楚难当,突然大声叫道:“蝶千衣啊蝶千衣,我若是死了,这世上就再也没人知道你在哪里了!”

    子娆眸光一动,反手拍向他背心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彦翎满脸惨色,“夜玄殇托我找百仙圣手蝶千衣,我要死了,美人公主你可要帮我带个信给他,不是我金媒彦翎找不到人,那蝶千衣现在在……在……”

    子娆道: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彦翎哼哼唧唧地道:“好痛……好痛,哎哟……在哪里,我可痛得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子娆明知他性命无碍,在此装模作样,却一时也拿这小滑头无可奈何,指尖真气送出,化解他体内冽冰之毒。彦翎疼痛顿止,松了口气道:“哎呀,好像想起来了,是美人公主你要找百仙圣手医病吗?”

    子娆低头问道:“她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那双丹凤星眸轻掠过去,彦翎立刻向后退了退,不敢再耍滑头,老实说道:“前几天我才收到消息,她现在隐居在惊云山忘尘湖。”

    子娆自从歧师死后,一直留意寻访这位与他齐名的百仙圣手,也曾托夜玄殇帮忙打听,无奈此人避世隐居,已有多年不曾露面,现在突然听说她竟在惊云圣域,不由心中大喜,再向彦翎等人问清穆国情况,方知夜玄殇在宫变之后肃清太子御党羽,跟着继位称王,重整禁卫军、白虎军,以及左君侯府、统卫府等核心战力,慑服旧朝众臣,与此同时,下令调动战船军需,举国征兵备战。

    颜菁道:“数日前北域传来战讯,殿下听说公主亲征叛军,便令二公子监国,与我们先行北上。那日在苍雪长岭,公主被奇阵所困,我们分头寻了三日却消息全无。殿下十分担心,命我们先行赶回玉渊,与叔孙将军、靳将军等会合,留意宣国大军动向,他且去合璧一探究竟,我们人多反而坏事。”

    彦翎在旁暗暗撇嘴道:“这小子担心美人公主虽然也是有的,但自己在国都邯璋早就待得不耐烦,还不是不负责任借机开溜?去合璧救人也是有的,但恐怕更是想找那皇非试剑。这小子,别人不知我却知道,在西宸宫接见朝臣哪如在北疆喝酒来得逍遥,那便宜王位若是卖得出去,他早便换钱买酒了。”他这几句话说得含含糊糊,除子娆外就只斛律遥衣听得清楚,抬手捏住他耳朵,悄声道:“喂,你还乱说,当心公主再帮你下一剂妙药,让你疼上三天,疼得说不出话。”

    彦翎吓了一跳,立刻乖乖闭口。斛律遥衣见他果真害怕,低头抿嘴偷笑。子娆回身看了彦翎一眼,怕夜玄殇不知自己已经脱险,贸然行事,有心走一趟合璧,正要和颜菁等商量,忽听易天怒喝道:“畜生大胆!”原来恶狼在塔外转圈,寻路而上,竟有几只来到此处,被易天一扇击毙,滚下塔去。

    子娆透过塔上窗口向外一望,只见荒城废墟中密密麻麻尽是黑影,竟是大批狼群追来。不少恶狼寻到塔外,嗅出活人气息,纷纷仰首嗥叫,不时纵身向上扑来。冥衣楼中有四人守住入口,其他人取出随身暗器,一阵漫天花雨般打了下去,飞镖袖箭无一虚发,狼群中立时多了一地死尸。颜菁等人虽见狼群众多,触目惊心,但还不觉怎样,易天却是自幼生长在北域,知道此事万分凶险,叫过斛律遥衣和彦翎低声说道:“我们虽在塔中可以暂避一时,但终究不是办法,等杀得几批恶狼,我带人冲出佛塔,你们二人随后保护公主,务必要逃到最近的城镇,狼群才不敢追袭。”

    斛律遥衣倒抽一口冷气,知道他是要引开狼群让他们逃命,如此一来,冥衣楼这些人恐怕个个都要丧身狼腹,忙道:“那怎么行!”彦翎却苦笑道:“离这里最近的城镇也要到合璧,我们无粮无马,恐怕要辜负易老一番苦心。”

    易天道:“以你二人和公主的轻功,或许能有一线生机,而且也只有如此了。”三人说话之间,越来越多的狼群聚在塔下。恶狼生性狡诈,眼见难以跃起伤人,塔下几匹便如叠罗汉一般踩了同伴纵身上扑,数次之后,竟然扑上塔檐,复又继续向上层跳来,过不多会儿,塔上便尽是狼影。冥衣楼众人以飞石袖箭驱赶,很快身边的暗器便已用尽,各自取出兵刃守住窗口。

    其时日落月升,洒照荒城,月色下群狼聚集,嘶叫长嚎之声此起彼伏,骇人听闻。子娆平日虽狡黠聪明,但被这群恶物缠了两日,却也无计可施,透过佛塔望向遍布四野的狼群,不由眉心轻锁。就在这时候,荒城冷月之下忽然间传来一阵悠悠的箫韵,那声音极轻极淡,若隐若现,仿佛是暗夜深处一点朦胧的清光,又仿佛水中风影,薄暮花息,说不出的柔和动听。子娆神情微震,心中就像是被什么狠狠地撞了一下,竟觉隐隐作痛。那箫韵时而悠远,时而清晰,如水一般流向雪月荒原,流向漫山遍野的狼群之中。恶狼凄厉的嚎叫便在这幽雅的箫音下渐渐止息,再过片刻,所有恶狼竟都收敛了凶焰,仿佛被什么力量驱赶,纷纷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塔内冥衣楼众人见得此景,无不诧异万分,侧耳听见箫声流转,都知是有人暗中相助,却四处不见踪迹。彦翎俯身下望,咋舌道:“乖乖不得了,这吹箫之人能轻而易举便将恶狼驱走,岂不是也能让它们掉转回头,将我们吃个干干净净?”说着转头看去,忽见子娆脸上两行清泪悄然而下,不由吓了一跳,“美人公主,你……你……恶狼咬伤你了吗?”

    子娆却不答话,只是怔怔站着,看着狼群退却,危险不复,月色重临雪原。那箫韵在耳边轻轻流淌,一直一直浸满了胸口,化作衣上泪光,眼底晶莹。突然间,她自塔上纵身而下,向着雪地落去,四周狼群尚未退开,颜菁、易天齐声惊道:“公主小心!”

    子娆对他们的叫声充耳不闻,落下时足尖微点掠向狼群,那箫韵忽然变得清晰,狼群闻声避让,竟似主动替她让出路来,无一暴起伤人。

    子娆独自向着箫声来处寻去,但是出了荒城,便再无法判断方向,只闻那音韵悠悠,不绝如缕,似在身边却无迹可寻。她施展身法奔出数里,初时还不断见到狼群走兽,后来便是一片雪岭苍茫,唯有天边冷月,独照大地。箫韵始终不曾消失,子娆知道是他来了,之前她便已经感觉得到,他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,甚至可以看到她的地方。她慢慢停下脚步,不再惶急,腕上的碧玺灵石幽幽流动清芒,牵得阵阵心潮起伏。

    苍山万岭,白雪茫茫,子娆独立在这片清寂无垠的天地间,静静听那箫声流转,月光落上衣发,仿佛七年光阴重现。她在玄塔深处,他在雪中林畔,不能相见,不需相见,一曲清箫,情丝万缕,其实从那千百个日夜,便已经生满了心底,纠缠了此生。

    子娆心中渐渐安静如水。雪光轻盈飘落,箫音柔和悠扬,相思意,红尘梦,多少贪嗔痴恋欢喜怨,情到浓时,情转薄。此时此刻,经过了几度生死,几多悲欢,即便心中曾有千言万语,倘若直面相对,她却也不知究竟想问他什么,又真正要对他说些什么,或许什么都不如这临川一曲,天地无尽,如他心意,微雪无瑕,如此情衷。

    天际雪落,一曲终了,那箫韵渐息渐止,终至无声。子娆蓦然回首,对面雪崖之上一抹青衫消逝,月满千山,她闭目微微一笑,转身向着合璧城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