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章 预谋

疯狂的狐狸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经典小说网 www.jdxsw.cc,最快更新欢喜冤家:野蛮小娇妻最新章节!

    楚清韵究竟怎么了,其实并没有人知道。包括叶婉容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她就这么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侍卫慌慌忙忙的回答着,“清韵姑娘不知道怎么的,就晕过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池皓天等回过了神来,就勃然喝叱,“还不快去请大夫来,快扶她去寝室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……”侍卫扶着楚清韵,就想出门,池皓天却耐不住了,一步窜了过去,自己扶过楚清韵,“我来扶着,你快去叫大夫。”

    侍卫听命就转身匆匆奔出,正碰上呦呦赶进来的时候。她见到眼前的画面,也完全呆了,本以为是楚清韵在揪着叶婉容厮打的场景,却变成了楚清韵昏厥过去,并让池皓天扶在怀里的画面。

    叶婉容狠狠的瞪了呦呦一眼,似乎是怪责她为什么要将池皓天给找来。

    呦呦脸色微变,心头也似乎在颤抖,“王妃,她、她怎么会变成这样?方才不是在榻边抓住您的头发,想厮打您么?”

    池皓天接口怒叫,“你们将清韵给怎么样了?我之前才说过,要好好相处,没想到这么快就闹出了事,婉容!你太令我失望了,如果清韵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,我一定不会饶你!”

    叶婉容也豁出去了,哭着喊着,“我没有把她怎么样,是她自己倒下去的,只怕是她自己犯了什么病,又关我什么事?方才她还差将我给掐死了,如果不是她自己突然犯病,现在你赶过来看到的倒下去的人就是我!皓天,你没看见她方才那样子多可怕,完全是恶鬼上身似的,简直吓坏我了,还算我运气好,要不然,这时候死的是我啊!”

    呦呦怕叶婉容责怪,对自己心生成见,忙接着为她说话,“是啊是啊,方才我们在场的人全都看见了,是清韵王妃先动手了,并且那样子好可怕,好凶恶,像是恨不得立即掐死婉容王妃,奴婢吓得不知道怎么是好,才赶过去叫少爷来,她之前抓住王妃的头发,给狠狠扯了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池皓天回望叶婉容,果然是一副披头散发的狼狈之态,好像才与人厮打过,心中实在烦躁无比,“行了,行了!你们谁都不许闹了,这件事等之后再说,我之后会查问清楚!”

    他扶着楚清韵就离开了屋子。走出不久,就听到一阵凄惨的哭声传了出来,正是叶婉容的。

    池皓天实在很心烦,他不知道自己的两个王妃闹到这么僵硬的地步,更不希望天天因为这件事而折腾,家事如此,闹得他心烦之极。

    他实在想从此让叶婉容搬走,离开王府,好清清静静的过几天日子,叶婉容的闹腾,让他实在头大了,但她就是狠不下这个心。

    想起了之前与叶婉容的情意,无法真正冷静下来,无法真正就割断这份情感,所以他有时候想回避叶婉容,却又往往不得不面对。

    楚清韵悠悠醒转了过来,当看见守在榻边的池皓天,脸上仍是茫然之态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醒了?清韵!让我担心死了……”池皓天觉得很欣慰,忙端过来了药碗,柔声说着,“喝药吧。”

    “喝药吧,”这句话没多久前,他对叶婉容说过,此时面对着的却是楚清韵。

    楚清韵的心智似乎渐渐清明了过来,觉得全身好酸软,很不舒服,头脑也仍然有点昏昏沉沉的,嗄声问着对方,“怎么回事?我昏过去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清韵,我让大夫来给你瞧过了,王大夫却说没什么事,可能是你身子虚弱,让你好好修养就是,给给开了几副药……来,先别说话了,先喝药吧。”

    他喂着楚清韵一口口的喝下,楚清韵却觉得十分古怪,朦朦胧胧的说不清是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王府啊,清韵,你怎么连这个都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楚清韵一片茫然与愕然的神态,“我怎么会到了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记得了?”池皓天觉得一怔。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了,究竟是怎么离开的那山谷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将你带回来的。”池皓天忙说着,“我一路找到了那边,然后在小石屋内见到你,所以就将你给带回来了,你说答应跟我一起返回王府,所以我便将你带回。”

    他生怕楚清韵又不承认答应回来的事,先讲了出来,楚清韵还想说什么,却忽然觉得头疼得很,双手抚着头,“我……我不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你先休息吧,什么都别想。”

    池皓天已经给她喂了药喝,这时候拿过一块帕子给她擦了擦嘴边,就让她躺下。

    “我不打搅你,你先睡一觉吧,天色快晚了,今天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他又嘱咐了楚清韵几句,就转身离开。楚清韵躺在榻上,头脑中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隔不久,她在朦朦胧胧的意识中,好似看到了某人来到她的面前,轻声微笑,“听我的话……听我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句不断的重复在她耳边,好像声音越来越遥远,却越来越惊心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想干什么?”那个影子一片白,白得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“明天你立即回丞相府去,我要你行刺楚昭明,杀掉他,杀掉他。”这一句话,又好像不断重复着,循环着,渐渐从她的耳内扩散到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楚清韵猛然觉得心口很痛,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,却是灵光一闪,竟忍不住大叫,“我知道你是谁了!我记得你是谁了!”

    她显得似乎很激动,“你是大珐师,你跟四王爷勾结,想帮助他篡位夺权,是不是?你

    们说的话我听见了!你想杀死我爹爹,因为我爹爹是重臣,并且从来都对四王爷的防范之心很强……还曾向皇上进言,让皇上防范着四王爷,他是唯一看破四王爷野心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百衣影子,蓦然发出了一声尖锐而短促的笑声,“丫头,你还真聪明,想不到你能猜透这么多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楚清韵显得很愤怒,“是的,我看破了你们的阴谋和野心,你们想利用我,去出其不意刺杀我爹爹,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摒除了大患……我才不会上你们的当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炳哈……丫头,你以为你能抵抗得了?你以为你能不听命于我们?丫头,很快你就知道,你就算杀死了你爹爹,自己都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你们给我施下了什么妖术?”楚清韵的心灵深处,焦灼得犹如火烧似的,好像很想尽全力,拼命的挣脱这个阴谋的圈套,却又乏力得很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就等着接受这个命运吧……不要挣扎,明天,明天就会有人送你回家去,对了,五皇子和你爹爹来往很密切,他也是四王爷想对付的人,你明天回去,最好将他们一起全都给解决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我绝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丫头。不要挣扎,听我的话,听我的话……”又是这一句,开始不断的在楚清韵脑海之中盘旋与回荡着,渐渐的好像占满了她体内的每个角落,越来越低沉,越来越变得有煽动力。

    那语声奇异无比,那蛊惑性也变得无比的强大,具有着极致的力量,控制着人的心神。楚清韵蓦然心口疼痛了起来,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,好像被什么力量所操控着。

    那白衣影子却在霎时之间“噗”的一声,消失了,楚清韵立即觉得头脑一昏整个人就晕转了过去,沉沉地再无知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,池皓天一大早便来看望楚清韵,却看到楚清韵早起身了。她又恢复成了那有几分呆滞、有几分冷漠的神态。

    “清韵,你今天觉得怎么样?”池皓天见她的样子,好像没什么大碍了,就是脸色还有些不太好,还是有点病态的苍白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楚清韵冷冷淡淡的回答着。

    “那你昨天……咳,昨天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昨天听婉容说,你过去想打她,不知道是不是……”池皓天低声试探着询问,他也不想激起楚清韵的激动情绪,生怕她会因此又伤及身体,晕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谁说的?我根本没碰过她,我就是去她屋子转了一下,好久没见面了,所以过去看看。”楚清韵说得轻描淡写的,好像真的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她当时显得披头散发的,似乎才跟人厮打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关我什么事?”楚清韵淡淡地说着,“我去的时候她就那样了,好像正散开头大,想让丫鬟给重新梳头吧,见到我去,我都不知道她怎么就那么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池皓天见她似乎是头脑很“清醒”的说着,于是立即就点头:“是啊,我也觉得清韵你不会去找她的麻烦,都是婉容给闹的,唉,不理她了!让自己闹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回家。”楚清韵突然说出这一句。

    “回家?”

    “我要回去见见我爹娘,还有姐姐和姐夫……”

    “清韵,你……不是吧……才跟我回来,又要立即走?”池皓天以为她因为昨天的事生气了,所以想走,赶忙说,“我没有怪你,也没有听信婉容的话,你不要多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回去看看父母,这跟王府的事情没有关系,我去过之后,告诉他们,我要从此回到王府住了,总得跟我父母交代一声,然后就跟着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池皓天几乎不相信楚清韵变得这么好说话了,实在立即就眉开眼笑了,笑得合不拢嘴,“真的?清韵,原来如此……那就好,那就好,那我送你回去。”